贝赢网

您现在的位置 : 网站股票配资 >> 文化 >> 百花台
梅子黄时雨
发布日期 : 2020-06-06 09:40:47 文章来源 : 潮州日报

贝赢网  □ 彭晃

贝赢网  雨淅淅沥沥,下了又停,停了又下,梅雨季节来了。

  “乳鸭池塘水浅深,梅熟天气半阴晴。”雨渐停,乡间蜿蜒的泥路上,夹杂着麦秸,杏儿在浓密发亮的枝叶间泛着诱人的淡黄,这时空气是湿的。田野里人们还在抢收麦子,神色是焦急的,生怕麦子会霉在田里,因为老天总是下雨,他们心中的“梅雨”就是“霉雨”。

贝赢网  这是一个滋润的季节,田里的野草在茂盛地生长,充沛的雨水,少了阳光的暴晒,它们招摇疯长过庄稼的头顶。农人雨天也不能赋闲,他们要和梅雨时节的野草不懈地抗争,直到把田地待弄成绿色的地毯。孩子们则穿着小雨衣在地头玩耍,摘些野花,或围住一只青蛙,看它在绿草间跳跃。

  连绵的雨水,把树底的落叶浸泡成了叶肥,野生的枸杞藤,则伸着细长柔弱嫩黄的枝茎,茫然地向上生长,在树下茂密地匍匐着,可惜“先天缺钙”。太阳浮出时,天是深蓝的,空气湿度过高,阳光似芒刺,闷热得让人窒息,真是雨也烦晴也闷,田里有流水汩汩,四起的蛙声却充满了欢乐。真是“梅雨时节家家雨,春草池塘处处蛙”。

贝赢网  初次在书上读到“梅雨”二字,好生喜欢,总让人联想到江南古镇窄窄的雨巷,撑着油纸伞身穿古典旗袍的少女;想到柳如是、董小宛,李香君;还有小桥流水二十四桥洞萧,“月漉漉,波烟玉”,梅雨的印象,总是氤氲的愁绪。

  回到古时的江南,才子贺方回匆匆行走在苏州的横塘路上,眼前忽然飘过一位“凌波微步,罗袜生香”的美丽少女。诗人如痴般目送芳影,回到书房,便写下《青玉案》:“凌波不过横塘路,但目送,芳尘去,锦瑟华年谁与度?月桥花院,锁窗朱户,只有春知处。飞云冉冉蘅皋暮,彩笔新题断肠句。若问闲愁都几许?一川烟草,满城风絮,梅子黄时雨”这首词传遍大江南北,贺方回由此得了一个雅号“贺梅子”,这梅子黄时雨,也被雅称为“梅雨”。

贝赢网  我的母亲每年快到梅雨时节都会说,赶紧把柜子里的棉被冬衣抱出来晒一晒,米缸的米也要生虫子了,梅雨时节总带给人们无数的麻烦,每天一阵子的清凉雨水,让空气变得凉爽、潮湿。这时,人、树、房子、田野、房顶的猫、心情等都是湿漉漉的。

  梅雨季节的空气潮湿而凝重,地面上腾起连绵的白雾,河畔的树木也变得隐隐约约,远处的一切朦胧而辽远,似意境中的水墨画。树林间传来鸟的鸣叫声,雨又如淙淙的琴弦般落了下来,无止无休。

贝赢网相关的文章
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,严禁转载。 承办单位: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
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:www.12377.cn
潮州期货配资 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768-2289965 举报邮箱:gdczsjb@126.com
电话:86-768-2289965 传真:86-768-2289965 地址: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
版权所有 2004-2013 ©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.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*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
许可证编号:44120190017 公安网站备案号:445101301104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