贝赢网

您现在的位置 : 网站股票配资 >> 文化 >> 百花台
思亲泪滴燕山雪
发布日期 : 2020-06-06 09:41:27 文章来源 : 潮州日报

贝赢网 一觉醒来,天地焕然,隔窗望去,白茫茫一片北国。

  这里是京郊密云县山区,古称檀州,我作为整风整社工作队员寄住老乡家。有怀古癖的我知道,如果换一个生存环境,我大概可以远足去瞻仰古代的遗踪或胜迹,诸如卸甲山,据说是宋将杨六郎卸甲的地方,比如燕落村,如今半没于水库的诗意栖居地,还有同样成了泽国水府的溪翁庄;近处溜达,不过咫尺之遥的白龙潭、稍远些的黑龙潭,让我想起“有仙则名,有龙则灵”。我踱出门外,来到冰雪封冻的水库边缘。

贝赢网  说漫天飞雪,未必匝地无遗。偌大水库,踩上冰棱儿,吱嘎作响,望远处湖心仍是镜面,微风轻拂,泛起涟漪,灭杀了冒险前行的余勇。老老实实退回湖滨高地。这边山上,倒是看得清楚,夜里下了不少“柳絮儿”,此际真的“因风起”而露出本原的黑褐色,游移着几点深浅墨,黑山羊残忍地啃噬着仅存的几蓬枯草,恍如画家笔下随意滴下的惨绿,却又用清水冷然一扫,细看来,有无间。

  那年,我二十一岁,大学毕业一年有奇,家山八千里路云和月,我孑然独身,三十功名尘与土,唯有思念——我的母亲。本来毕业一年即有探亲假,单位领导以“劳动锻炼”为由,公然取消这人皆有之的探亲的权益。兄姐们闻知,大骂单位强权不执行中央的政策,又骂我窝囊,不懂得据理力争,高堂在不远游嘛,只有母亲劝慰我,妈妈还没到归天的那时刻,你再等等。我无言以对。记得有次梦里,我喊了一声:“娘啊,我的老娘!儿子对不住您呀!”倏然惊醒,我奇怪,我家乡潮汕方言里,叫妈叫嫒不叫娘的,且只称你不称您的,莫非我渐次读懂了北国,读懂了京华?此后连续五年,我没了探亲假,“回家”二字成了我潜意识中椎心泣血的酸痛语,五年后工作队休假,单位领导才批准我回乡探亲的报告。尽管八千里路硬席坐肿了我的双脚,车过坪石,我依然从心里喊道,广东,我回来了,尽管在汽车站蹲了一宿,汽车里拥挤不堪,汗味屁味三鸟矢尿味混泛,车过鲘门,突然传来潮汕话,我依然兴奋得一塌糊涂,到了汕头,骑楼下飞出家乡的潮曲,是家乡哥弟在“悦弦诗”,我鹄立街角,任泪水沛然滚落,这是后话。

贝赢网  说来诡异,潮汕于我,自然有“见故国之旗鼓,感平生于畴日”,而燕山雪却也年年在变化。我小时候就熟读李白“燕山雪花大如席”,太白先生修辞惯用夸张,但六十年一甲子,我就是没见过“大如席”,连鹅毛雪都难得一见。我曾经欣然陶醉于踏雪天安门广场,自我欣赏新雪上自家踩过的脚印,如逗号,在写作,如句号,另起一行,如问号,是审视自我,如惊叹号,倏然警觉,如删节号,举笔踌躇……“有家归不得,况举别君觞”,唐人的诗句又使我想起母亲,我回家时她已经瘫痪多年,她不认得她的小儿子了,有问无答,兄嫂为她更衣,我看见她干瘪的乳房,那哺育我长大的圣地,我的眼泪潸潸而下,直到我离家北上,她都不晓得她的小儿子早已无缘重睹县城的三层祖屋、且已离开了那强加给我们家的乡下“破厝斗”,等到我顺风顺水爽然踏上北京长安街,她已经仙逝数日了。啊,我苦难的母亲,你是个最平凡不过的潮汕女性,你除了忍受,就剩下坚韧的期待,啊,我伟大的母亲,无论你活着,还是你身后,你永远闪烁着潮汕母性之光!

  母亲四十二岁生下了我,冥府里早过了茶寿,小儿子我无科名无作为无以为报,只此小文,勉作心祭。

贝赢网相关的文章
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,严禁转载。 承办单位: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
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:www.12377.cn
潮州期货配资 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768-2289965 举报邮箱:gdczsjb@126.com
电话:86-768-2289965 传真:86-768-2289965 地址: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
版权所有 2004-2013 ©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.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*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
许可证编号:44120190017 公安网站备案号:4451013011048